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富二代”:未来十年左右企业生长

2018-11-06 01:10:12
“富二代”:未来十年左右企业生长 “富二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富二代”不是一个娱乐现象,而是经济现象、社会现象。

在开完今年“两会”返粤的航班上,知名女企业家、55岁的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再过十年,将直接交班给儿子。

眼下,她的一个儿子已进入内部管理层历练,为接班夯实基础。

众多企业家对家族传承和“富二代”欲说还休,在这点上,张茵无疑是相对坦诚的。

珠三角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新代的创业家在此萌生。

如今,早的“创一代”开始步入古稀,虽然说“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不过接班人的传承于他们可谓迫在眉睫。

2012年,格兰仕团体创始人梁庆德75岁、美的团体创始人何享健70岁,这些成名已久的企业家曾经也为接班问题饱受困扰,也早探寻如何破解传承问题的密码。

犹如家族企业本身并无对错之分,传承方式的选择,亦无优劣之别。

梁庆德坚定授业于子、何享健选择大股东控制,同时代同地域“创一代”不同的选择,给后来者提供的不是价值的判断,而是路径选择的方法。

另一家知名的珠三角企业,华为,68岁的任正非在2011年底发表了一篇名为《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内部文章,首次公然谈及“华为的接班人问题”,并明确表示,华为将从“轮值COO制度”过渡到“轮值CEO制度”。

华为的这种接班人群体的制度设计,无论是模式再创新抑或为更深远的过渡安排做准备,都为我们观察珠三角企业传承提供了另一种观察的角度。

更多的珠三角创业者,即便是已掌控上市公司的“创一代”,多是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出身,年龄层集中在45岁—55岁左右。

虽然接班问题对他们尚待时日,但在未来十年,这个群体就将密集地进入到交接期。

如果说当下开启了珠三角企业接班的序幕,那么未来十年就是富二代全面进入“接班季”。

我们不用担心“创一代”本身对如此重大问题的未雨绸缪,只是,当“富二代”已然进入到接班掌权关口的时候,这已不止是经济范畴那末简单。

哈佛商学院教授理查德·范希尔用过两个比喻形容两种代表性的传承模式———交棒和赛马。

交棒时候选人很早就选出来了,它的风险在于这个继承人是不是有足够的能力领导公司继续前进?而赛马中,两个或更多的候选人被挑中竞逐接班人,这个进程可能非常残暴,如何保证企业内部的和谐则是重大挑战。

从传承的角度说,珠三角企业家能否依托这些经典的论述和先行者的经历,寻觅适合本身的“接班”路径,将直接决定“富二代”群体的不同表现并造成分化,它们各自企业未来十年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