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卫生部门开查医院加价强卖待产包产品多非必

2018-11-01 02:03:28

卫生部门开查医院加价强卖待产包 产品多非必需

婴儿床上摆放着医院强行销售的待产包。本报王海欣摄  刘先生妻子分娩时,遭遇了“被购买”的经历。  家人从未购买医院的婴儿衣物、纸尿裤等用品,但医院却“强行”将售价300多元的“待产包”卖给了他们。妻子分娩前,全家总动员准备的各种宝宝用品,竟没派上用场。  “待产包”即包括新生儿小衣物、小包被、纸尿裤等在内的母婴用品包。不同医院,待产包内物品不同,价格亦不同。  近日在多家医院调查发现,新生儿家长需购买“待产包”的现象在多家医院均存在。此外,“待产包”内无用武之地的产品被指有加价之嫌。  对此,北京市卫生局有关人员表示,“待产包”并非规定的医疗服务收费项目必备物品,目前,卫生部门已就此事展开调查。  产妇遭遇“被购买”  今年6月,刘先生一家开始着手置办婴儿用品。那时,距离妻子分娩还有两个月时间。“就怕到时候来不及。”刘先生说。  细心的刘先生上查阅了很多信息,从小孩手帕、背心、小裤衩、小帽子,到奶瓶、奶粉、尿不湿,甚至连新妈妈的护理带、产妇卫生用品等,都准备了好几套。  8月中旬,妻子出现临产症状,随即被送往中日友好医院产科,而后产下一子。  儿子从产房被抱出来时,已被穿戴一新。护士告知刘先生,要缴纳352元的待产包费用。  随后,刘先生向院方提出,家里已准备好小衣物,不想再购买医院的待产包。然而,院方告诉刘先生,家长准备的婴儿用品都不能带入手术室内,需要使用医院专门为产妇和婴儿准备的统一用品。此外,刘先生的宝宝从产房穿出来的小衣服和抱被都是产包里的,“包已经打开,不能不交钱”。  无独有偶,陈先生儿子在北京医院出生,同样也有“被购买”待产包的经历。陈先生说,虽然包括自己在内的多个家长都有所准备,医院还是在没有征得家长同意的情况下,就为宝宝使用了“大礼包”的产品。但大家都沉浸在为人母为人父的喜悦里,很少有人为这300多块钱较真,“让交钱我们就交钱了,没有不买的”。  所有医院卖待产包  走访了十多家三甲医院和区县妇幼保健院,几乎所有医院都有此待产包服务。  不同的是,各医院待产包价格不等,从100多至400多不等。价格不同,物品也不尽相同,除了婴儿小衣服、睡袋、尿布和妈妈的喂奶衫在内的基本物品外,有的医院产包内还有婴儿润肤油、手套、脚套和小枕头,其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为了方便准爸爸准妈妈们准备婴儿用品,有热心友搜罗了京城各大医院的待产包内容和价格,发布在相关论坛里。有一帖子公布了京城32家医院产科的待产包情况:“海淀妇幼220元,包括两件哺乳衫、两个婴儿睡袋、一床婴儿小褥子、小被子,2包强生湿纸巾、1包菲比尿不湿、1包大号成人医用垫、2包小号成人医用垫、1包超大卫生巾;同仁医院产包:5件婴儿和尚服、3个包巾、1个厚抱被、一个薄抱被、一个棉睡袋、2袋35片NB好奇纸尿裤、一包宝贝可爱80片湿巾、2件哺乳衣、一副小手套。”  一家知名三甲医院妇产科护士长坦言,医院提供的待产包价格为440多元,其中既有根据季节不同而厚度不同的睡袋,也有喂奶衫、产帽、婴儿帽、小被子、沐浴露、润肤油、湿巾、喂奶辅助器、好奇纸尿裤十多样东西,“算是应有尽有了吧,用不完还可以带回去”。  对于医院的此种“大礼包”,部分家长不愿买单。刘先生和陈先生持相同观点,他们觉得既然自己准备了干净舒适的小衣物,就没必要重复购买。还有的新妈妈觉得产包内的部分产品根本没用,“比如小袜子、小帽子我们就没用上,宝宝脑袋小,那帽子戴不了,还得到外边单买”。在北京大学某附属医院分娩的罗女士说,新生宝宝后脑勺比较鼓,不太适合枕枕头,因此产包里枕头只能当摆设。  “宝宝长得快,几天就穿不上了,而且顺产一般住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刘先生说,中日友好医院的产包里除了2件喂奶服、小被子和小枕头外,光婴儿和尚服和睡袋就近10件,根本穿不过来。  妇婴用品分为两包  作为京城综合医院中分娩量大、口碑佳的产科,北京大学医院产后病房段护士长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医院提供的妇婴用品分为两包,一包主要是新生儿用品,包括两条睡袋、两件上衣、帽子、肚脐护理贴等在内的必用品,价格是120多元;另一包是包括产妇喂奶衫、婴儿毛巾被、褥子、一次性婴儿洗澡巾等在内的自选品,价格为200块出头。家属同意后到收费处交费,取得正式收据。  对于妇婴用品是否为必要产品,段护士长表示,院方是在多年斟酌和不断改进后确定目前的妇婴用品的,既保证了母婴的基本需要,又预防了新生儿的交叉感染。“如果宝宝不在妈妈身边,比如低体重儿或早产儿,我们不会推荐其买用不上的妇婴用品”。  对于有家长质疑的医院凭此收费项目盈利的质疑,某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表示,为孕妇和新生儿准备妇婴用品确实是每个医院都有的,多是在产科根据婴儿和新妈妈需求而确定妇婴用品内项目后,由和医院有协议关系的服务外包公司招标选择妇婴用品的生产厂家,并明码标价卖给产妇,医院并不从中渔利。  各方反应  医院 从未接到过投诉举报  对于提出的就待产包事宜进行采访的请求,多家医院表示不便接受采访。另有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卫生行政部门对此并无具体和强制要求,但时至今日并无人对此提出过异议和投诉举报,就产包的历史而言,“至少有10多年了”,“不是,没什么好说的”。  某不愿具名的三甲医院产科人员表示,随着近年来医院分娩量的增加,为保障母婴在医院的“安全”,使用其统一购买的、有消毒检验等证书的母婴用品,可以增加安全系数,降低院内感染风险。“卫生部门要求各医院孕产妇保证零死亡,一旦有产妇死亡,就会撤消三甲级别”,在此高压线下,为全力防控院内感染,提出使用消毒婴幼儿用品的做法也不足为过。  该产科人员表示,现在各医院都在争创优质护理病区,产科对婴儿的护理、洗澡、着装等都进行了统一规范和培训,“拿小衣服来说吧,护士平时练习的都是穿和尚服,如何快捷、安全、动作到位,对一种衣服熟悉的话,更好操作,而如果你家拿的是连裤衣、他家拿的是分体衫,护士操作起来不仅不得劲,而且还会花更多时间”。  在各医院中待产包已司空见惯,新妈妈人手一个。有的医院会通过分娩前的孕妇学校课程告知产妇,医院会提供供新生儿使用的产包,产妇无需再准备;但有的医院则是在产妇入院后,或者进入产房和手术室内后,方告知家属产包已打开,家属须交费。  但对于“强行买卖”一说,各医院都不置可否。采访的多家三甲医院都称,不曾强制产妇购买,如果实在因经济等原因不愿购买,医院也可以退货,但提及退货人数时,多家三甲医院产科人员思量后,均表示“几乎没有”。  厂家  部分医院确存加价行为  调查得知,各医院待产包内的产品分属多家生产单位,有的医院产包内产品是全从一家厂家选购,有的则分别从不同厂家招标择优选购。  上周,在位于朝阳区广渠东路方家村内的北京妇丽爱婴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内看到,院落门口码放着数十箱打包完毕、正在装车的婴儿尿布、针织睡袋等用品,生产加工车间内的多名女工正伏在缝纫机上,赶制着来自全国数千医院的订单。厂家销售人员表示,厂内专门为医院产科提供80多个品种的纺织类和一次性护理用品,全国20多个省市都有合作医院,仅北京,就有包括昌平区妇幼保健院、466医院等在内的40家左右的大型医院产科。  该销售人员称,因为医院产科销量大,公司未设直营店,但因为院内销售毕竟与成本价间存在差价,因此不乏回头客登门购买。他说,以超薄型20片装的尿垫为例,出厂价是13元,有的医院可能会加价到18元来卖。“和国外的名牌纸尿裤相比,我们的当然便宜多了,而且经过了市疾控中心的消毒检验,所以多数医院是认我们的”。  “但各医院配备的内容不同,有的医院仅和尚服就配了5件,确实有点夸张”,虽然作为厂家销售人员,但谈及各医院的产包内容,他也不禁有点义愤填膺。  卫生局 没必要用消毒服装  各大医院使用的“母婴大礼包”情况是否合规?上周,致电北京市卫生局妇幼和精神卫生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曾听说医院有兜售使用此待产包的情况。同时,该负责人表示,卫生行政部门未曾要求各大医院统一使用新生儿用品,但也未曾接到过此类“强买强卖”事件的投诉和反映。  尽管有医院表示,在对新生儿们使用统一服装和夹被等用品后,其在院内期间出现眼部分泌物、小屁股上有红色湿疹的情况确实减少了,但妇幼和精神卫生处负责人表示,目前医院内包括手术室和病房等场所在内的消毒条件完全可以保护母婴安全,“完全没必要统一使用消毒服装”,只要家长提供干净、舒适的小衣服即可。“过去没有这个包的时候,我们的产科安全、母婴安全也是没问题的呀!”该负责人表示,如果医院强行让产妇使用、购买此“大礼包”更是违规行为。  该负责人表示,此“大礼包”并不在医疗收费项目内,卫生行政部门将对此事进行调查。获悉,上周五,市卫生局已着手对各大医院内“大礼包”情况开始调查。  本版采写本报 李秋萌

环保球
500E螺纹钢
板式换热器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